调查取证

东莞婚姻调查取证:广东试点家庭审判合议庭“小

文字:[大][中][小] 2022-01-01    浏览次数:    

东莞婚姻调查取证法庭调查取证不怕“小三”凶

广东7家法院试点家庭审判合议庭 探索离婚案件第三方问题解决办法

■冷静思考:精神补偿要慎重,合作引导必不可少

“对于赔偿主体,应该有突破口!合法的婚姻无过错方有权向有过错的第三方要求精神损害赔偿。”广东省妇联妇女权益保护专家咨询组法律专家、广州市律师协会婚姻家庭法专业委员会主任游志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当然,“小三”里也有无辜的人。游志龙提出,是否赔偿应与小三有过错区别开来。

也有人担心立法要求“小三”赔偿的可操作性:如果“小三”判给赔偿,男方会帮他支付,而这笔钱很可能属于男方与原配偶共同财产,如何变现?立法的初衷是什么?

法官们也在考虑对一个合议庭进行为期一年的家庭审判。 “作为法院本身,也在考虑如何建设良好的社会公序良俗,比如与社区、工会、妇联等部门合作,引导第三方走出去,通过批评来摧毁他人,教育,劝说。婚姻对家人的误解。”李娜说。

羊城晚报记者王晓云刘卫宁通讯员于景鹏李桂墨任守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我和‘小三’的距离。她就在我眼前,但我与她无关……” 已婚妇女在网上感叹,“‘小三’好凶”……

去年3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7家法院试点家庭审判合议庭。试点一年来,发现各法院离婚案件中存在大量“小三现象”。据广州市黄浦区法院统计,至少有45起离婚案件与第三方有关,占比超过30%。

被称为婚姻“第一杀手”的“小三”也给司法实践带来了层层困境:认定难、索赔难、教育难!

如何最大限度地保护无过错方的权益?法院如何借助其他组织的力量介入调查真相?如何把握立法中向“小三”索赔的尺度?对“小三”的教育劝导如何回应良好的社会秩序和良好的风俗习惯?试点法院正在思考和探索。

统计:半数离婚案件与“小三”有关

“去年年底,我在中山市二院家庭审判合议庭进行了调查,随机抽取了100起离婚案件,其中超过50%的案件具有‘三分’因素.”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家庭审判庭长苏代平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今年3月,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对近两年的婚姻家事案件进行了分析,结果是“女方无论作为原告还是被告,均主张过半该男子在婚外与异性有不正当关系。关系”。

在东莞,有个“第一大情妇”高。为了“强身健体”,他和情人刘上演了一场“换人”闹剧。

2009年5月东莞商务调查,高某冒充刘的原配,两人一起到东莞市道滘镇政府登记处婚姻办理离婚手续。四天后,刘和高结婚了。 5个多月后,原来的搭档才意外得知自己“离婚”了。

在此之前,每年都会通知原合伙人进行妇科检查。但到了2009年底,通知被推迟了。原合伙人觉得很奇怪,就到当地妇联咨询原因。这次咨询让她很吃惊。妇联工作人员称,她已于当年5月27日“离婚”东莞婚姻调查取证,不需要做妇科检查。悲痛欲绝,原装备报了警。 2010年3月,东莞市第一法院以重婚罪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一年零九个月。高氏有3个需要照顾的孩子,法院以重婚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两年。

困境:证据难求,如何认定“小三分之一”?

像高这样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小三”太少了。

“别谈刑事责任,即使是民事离婚案件,法院能查到的案例也很少婚外情。”广州市黄浦区法院家庭审判合议庭法官李娜说。在分析原因时,她认为隐私、取证难、取证违法难采纳、法院难调查取证等成为主要障碍法院对 婚外情 的决定。东莞婚姻调查取证

去年9月,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离婚案件。女子拍了一张她丈夫和桌上“小三”的亲密照,指着丈夫问道:“你怎么解释?”

“跟朋友合影没什么意思,以前我们单位组织玩,男女同事经常一起合影。”男人不肯承认。

一巴掌!女人忽然拿出一盘录像带,道:“你们还诡辩,你们两个在床上干了什么,我拍的,你敢看吗?”但该男子的律师表示,如果视频属实,可能涉嫌侵犯他人隐私,如果属实,则可能涉嫌诽谤。那个女人害怕,所以她放弃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37-9838-6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