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私人调查

东莞侦探社|她拿着怀孕报告逼宫,原配却说:“

文字:[大][中][小] 2021-05-26    浏览次数:    

Part.4

东莞侦探社|她拿着怀孕报告逼宫,原配却说:“慢慢排队吧,前面还有十几位!”(下)

她说她快要结婚了,跟一个普普通通的国企员工。

 

那汹涌澎湃、极具报复性的叛逆期,终于如同潮涨潮落般散去了。那个国企男孩拯救了她。

 

她一开始其实没打算跟他恋爱,那种乖乖类型,不是她的菜。

 

是男人的一句话打动了她,他说:“我不敢保证你能过上多好的生活,但我会最大程度尊重你的意愿,让你用自己想要的方式过一生。”

 

就这样简单质朴的一句话,令她瞬间泪流满面。

 

用自己想要的方式过一生,对于婷婷来讲,就是一种莫大的理解和奢求。

 

整个成长阶段,她从不曾用想要的方式活过。

 

没有哪个小孩,会想要拥有一个孤独的童年,眼见着妈妈把玩伴们赶走,还要苦笑着礼貌再见。

 

更没有哪个小孩,会想在跟同学出门玩耍时,一转头就看到跟踪其后的妈妈。

 

她曾经很小,不得不把自我封闭起来,折叠成妈妈喜欢的样子。而随着年龄一天天长大,那个叫自我的东西终于逐渐强大,强大到冲破内心的箱子,强大到想要龇牙咧嘴被人瞧见。

 

直到妈妈终于看见。

 

邓姨在很久很久以后,才得知女儿经历的一切。她像被霜打了一样,一夜衰颓。

 

她不敢相信,自己精心培养的,倾注了半生心力的女儿,怎会如此不爱惜自己。她不敢想象,她这样不爱惜自己,竟就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向她示威:我长大了,你管不到我了。
 

Part.5

 

这些话,是婷婷的心理辅导老师告诉她的。

 

早在她大学时,就去预约过心理咨询。

 

那段时间,她失眠得很厉害,时常陷在一种莫名的焦灼里,整宿整宿睡不着觉。妈妈每晚都要跟她通电话,强迫她听够一整个小时,那些翻来覆去的车轱辘话,她早就会背了,她不想听,却又不敢挂断电话。

 

后来她在一次校外活动上,认识了那个已婚男人,便如同飞蛾扑火般扑过去。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剧情,是乖乖女出走家庭最好的证明。

 

与其说喜欢他,不如说喜欢这种离经叛道的感觉。就像大多数青春少女,都曾被班上不听训的坏男孩吸引一样。

 

“不过,没关系,一切都过去了。就像母女间吵了一场架,总有和好的一天嘛。”婷婷平静地跟我叙述完一切,却用了一个很俏皮的结尾:“说起来,妈妈也挺可怜的,那些我犯不起的错,背不起的锅,就都往她身上推了。”

 

“嗯?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吗,整个故事里,我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倒像妈妈才是那个干下了一切荒唐事的坏小孩。”婷婷继续说道:“我曾经真的这么想,自己会变成那样,全怪她。”

 

“后来呢?”我追问。

 

“后来,我又往前走了好长一段,才终于有了审视自我的勇气。我这才发现,在塑造自我的过程中,最大的责任人,不是妈妈,而是我。我才是做出一切选择的人。”

 

“但很遗憾,直到今时今日,我才有勇气承认这件事。妈妈的错,早就认了。我的错,却今天才认。”

 

婷婷,一个在我看来完全典型的研究标本,却亲自推翻了这一切:塑造自我的过程中,最大的责任人,不是妈妈,而是我,我才是做出一切选择的人。

 

指认他人的错误总是简单,承认自己错误却需要无上勇气。譬如婷婷,她的“沦落”,当真要全部归咎于原生家庭吗?她当真不需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吗?

 

坦白说,在此之前,我一直怀疑婷婷是否真的结束了“叛逆期”。

 

直到这翻话脱口而出,我才敢确信,她那个所谓的“自我”,在经历很长时间的横冲直撞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从容的位置。

 

不是蛮荒的对抗,病中求医的乱出拳。而是心平气和的凝视,公然不讳地面对。她终于敢承认一切错误,妈妈的,和自己的。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自我和解”。

 

 

Part.5

 

这些话,是婷婷的心理辅导老师告诉她的。

 

早在她大学时,就去预约过心理咨询。

 

那段时间,她失眠得很厉害,时常陷在一种莫名的焦灼里,整宿整宿睡不着觉。妈妈每晚都要跟她通电话,强迫她听够一整个小时,那些翻来覆去的车轱辘话,她早就会背了,她不想听,却又不敢挂断电话。

 

后来她在一次校外活动上,认识了那个已婚男人,便如同飞蛾扑火般扑过去。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剧情,是乖乖女出走家庭最好的证明。

 

与其说喜欢他,不如说喜欢这种离经叛道的感觉。就像大多数青春少女,都曾被班上不听训的坏男孩吸引一样。

 

“不过,没关系,一切都过去了。就像母女间吵了一场架,总有和好的一天嘛。”婷婷平静地跟我叙述完一切,却用了一个很俏皮的结尾:“说起来,妈妈也挺可怜的,那些我犯不起的错,背不起的锅,就都往她身上推了。”

 

“嗯?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吗,整个故事里,我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倒像妈妈才是那个干下了一切荒唐事的坏小孩。”婷婷继续说道:“我曾经真的这么想,自己会变成那样,全怪她。”

 

“后来呢?”我追问。

 

“后来,我又往前走了好长一段,才终于有了审视自我的勇气。我这才发现,在塑造自我的过程中,最大的责任人,不是妈妈,而是我。我才是做出一切选择的人。”

 

“但很遗憾,直到今时今日,我才有勇气承认这件事。妈妈的错,早就认了。我的错,却今天才认。”

 

婷婷,一个在我看来完全典型的研究标本,却亲自推翻了这一切:塑造自我的过程中,最大的责任人,不是妈妈,而是我,我才是做出一切选择的人。

 

指认他人的错误总是简单,承认自己错误却需要无上勇气。譬如婷婷,她的“沦落”,当真要全部归咎于原生家庭吗?她当真不需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吗?

 

坦白说,在此之前,我一直怀疑婷婷是否真的结束了“叛逆期”。

 

直到这翻话脱口而出,我才敢确信,她那个所谓的“自我”,在经历很长时间的横冲直撞后,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从容的位置。

 

不是蛮荒的对抗,病中求医的乱出拳。而是心平气和的凝视,公然不讳地面对。她终于敢承认一切错误,妈妈的,和自己的。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自我和解”。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36-6260-7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