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商务调查

东莞婚外情调查|她拿着怀孕报告逼宫,原配却说

文字:[大][中][小] 2021-05-26    浏览次数:    

东莞婚外情调查|她拿着怀孕报告逼宫,原配却说:“慢慢排队吧,前面还有十几位!
我家以前住向阳巷,隔着小半条街,就是一个机关大院。

 

大院里有个叫邓姨的女人,三十来岁,烫着一头时髦的卷发,不管做什么都穿戴整齐,说体面客气的话,语笑嫣然。

 

邓姨有个女儿,叫婷婷。跟我一个学校念书。因为街头巷尾,我俩偶尔会一块儿上下学。

 

那时年纪还小,对人类情感几无所知,却懂得谁的头绳漂亮,谁的书包炫酷,谁的鞋子时髦。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婷婷都是我的羡慕对象。她有那么文明得体的妈妈,那么宽敞明亮的家,早在我家开电风扇都抠抠搜搜计算着电费时,她家已经安装了空调。

 

当她邀请我去她家写作业,“滴”一声用遥控器打开空调,凉丝丝的冷气像魔法一样传送出来直拂面庞时,我小小的心灵遭受的震撼,至今难以言表。

 

所以我压根不能理解,像婷婷这样的女孩,还会有什么烦恼。

 

她似乎并不快乐,甚至有几分孩童罕见的幽怨。

 

尤其当我们一块儿在楼下玩耍,正在开怀大笑时,邓姨冷不丁地走过来,用非常端庄客气的口吻,把她“请”回房间时。

 

婷婷眼睛里的光一下就熄了。闷闷地拍干净手掌,转身离去。

 

走到一半,邓姨会把她叫住,让她跟小伙伴道个别,婷婷转过脸来,那样子简直要哭了。

 

小孩子不太懂,但又隐约有点懂。几次下来,我们再也不去找婷婷玩。

 

婷婷便彻底成为了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从不淘气,从不贪玩,每次考试都拿高分,既讲文明又懂礼貌。毫无意外地考上了重点初中,又毫无意外地考上了重点高中,再毫无意外地考上了大学。

 

随即,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婷婷恋爱了,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地恋爱。

Part.2

 

你猜那男的什么样?一个比她大16岁的已婚男人。

 

不用猜,必是中年已婚男诓骗少女三件套:我跟老婆早没感情了、我对你才是真爱、我迟早会跟老婆离婚来娶你……

 

婷婷被哄得团团转,连书都不要念了,干脆搬出了宿舍,住进了男人为她准备的寓所里。

 

当然,这些邓姨一点都不知道。

 

倘若那位连女儿跟同龄小伙伴玩耍,都要客气礼貌将她“请回去”的端庄阿姨,知道自己女儿竟然连学业都不要,跟一个已婚男人厮混,恐怕要气得背过去。

 

婷婷像被下了蛊。

 

后来听她复述那些疯狂往事,着实惊呆我的下巴。

 

她为那个男人打过胎,那是在一起半年后的事,怀孕了,她拿着验孕棒给男人看,以为他会就此娶她,谁料他却吓得大惊失色,义正言辞地命令她:“打掉!”

 

她说:“凭什么?你不是说要娶我吗?”

 

男人板着脸:“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这个答案你我都心知肚明,但处于热恋中的婷婷不明白,她一遍遍地追问,问到歇斯底里、问到不可理喻。她甚至拿着那张孕检报告,去砸原配家的房门。

 

那个中年女人开了门,从头到脚打量婷婷,却并没有多惊讶,她轻蔑道:“他是不是跟你说会娶你?那你慢慢等着吧,前面还有十几个排队呢!”

婷婷仅剩的幻想被击个粉碎。

 

她躺到了手术台上。医生给她一个吸气面罩,里面是麻醉用的笑气。人是晕了,梦却没有停过。梦到自己在一个下水道里,阴暗、潮湿,四周能听到水滴滴落的声音。

 

她在黑暗里左冲右撞,无论如何都闯不出去。

 

孩子没了,梦也醒了。当天下午,婷婷就搬离了那男人为她承租的公寓。
 

Part.3

 

这段恋情总算告吹。婷婷汹涌澎湃的叛逆期,却没有就此告终。

 

此后,她陷入了一次又一次无望而疯狂的恋情中。

 

跟社会上的小瘪三谈恋爱。

 

跟阅女无数的浪子谈恋爱。

 

跟三十几岁待业在家的啃老族谈恋爱。

 

那些迷失自我的、令人心碎的恋爱,一次又一次在婷婷身上上演,她就像《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主角松子一样,在一个又一个男人那里,受尽伤害与侮辱,迷途往返。

 

说实话,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我实在无法将印象中乖巧听话的婷婷,跟长辈们口中描述的“浪女”相联系。他们添油加醋地描绘着婷婷的“堕落”,从前途无限的优资生,变成愚不可及的恋爱脑。

 

一切的谜底,还得当事人亲自解开。

 

我是在今年春节重遇婷婷的。老朋友们攒了个局,相约一块儿去瑶寨玩,晚上在县里过夜,我和她分配在同一间房。多年未见,我们都在寻找一个迅速拉近距离的寒暄方式。

 

是婷婷先开的口。

 

她说:“我从前好羡慕你,敢和男生打架。”

 

那可不,向阳巷里的女孩,几乎人人都会打架。长辈们常年不在家,不会打架的小孩,得被人活活欺负死。婷婷倒真不会这项本领,她住的机关大院,不需要这项生存技能。

 

“我亲眼见过你爬上高高的斜坡,拿着一个冲天炮,点燃,跑开,炮炸上天,你笑得前俯后仰。”婷婷痴痴地描述,像在回忆一段绝美的时光。

 

我不明白她想说什么。直到她眼眸一黯,轻轻地加上一句:“不像我,哪儿都不能去。”

 

这些话,仿佛憋在她心里好多好多年。她甚至不在乎我有没有在听,自言自语般倾泻。

 

“我在日记里写想要一台电子词典,一个星期后就收到了。后来我又想要一个MP4,不久也拥有了。我这才想明白,她偷看我的日记……”

 

“初中的一个晚上,我跟同学出去逛街,大概是八点多吧,最迟九点,我俩坐在河堤边吃宵夜,突然一回头,看到妈妈站在不远处的大树旁,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高中,班上有男生暗恋我,给我送了盒画笔。第二天,她去找了老师,说人家带坏我……”

 

婷婷扭过头来问我:“要不你也给我分析分析吧,我现在变成这样,是不是在原生家庭里压抑了太久?”

 

我做梦都没想到,婷婷会这样单刀直入。

Part.3

 

这段恋情总算告吹。婷婷汹涌澎湃的叛逆期,却没有就此告终。

 

此后,她陷入了一次又一次无望而疯狂的恋情中。

 

跟社会上的小瘪三谈恋爱。

 

跟阅女无数的浪子谈恋爱。

 

跟三十几岁待业在家的啃老族谈恋爱。

 

那些迷失自我的、令人心碎的恋爱,一次又一次在婷婷身上上演,她就像《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主角松子一样,在一个又一个男人那里,受尽伤害与侮辱,迷途往返。

 

说实话,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我实在无法将印象中乖巧听话的婷婷,跟长辈们口中描述的“浪女”相联系。他们添油加醋地描绘着婷婷的“堕落”,从前途无限的优资生,变成愚不可及的恋爱脑。

 

一切的谜底,还得当事人亲自解开。

 

我是在今年春节重遇婷婷的。老朋友们攒了个局,相约一块儿去瑶寨玩,晚上在县里过夜,我和她分配在同一间房。多年未见,我们都在寻找一个迅速拉近距离的寒暄方式。

 

是婷婷先开的口。

 

她说:“我从前好羡慕你,敢和男生打架。”

 

那可不,向阳巷里的女孩,几乎人人都会打架。长辈们常年不在家,不会打架的小孩,得被人活活欺负死。婷婷倒真不会这项本领,她住的机关大院,不需要这项生存技能。

 

“我亲眼见过你爬上高高的斜坡,拿着一个冲天炮,点燃,跑开,炮炸上天,你笑得前俯后仰。”婷婷痴痴地描述,像在回忆一段绝美的时光。

 

我不明白她想说什么。直到她眼眸一黯,轻轻地加上一句:“不像我,哪儿都不能去。”

 

这些话,仿佛憋在她心里好多好多年。她甚至不在乎我有没有在听,自言自语般倾泻。

 

“我在日记里写想要一台电子词典,一个星期后就收到了。后来我又想要一个MP4,不久也拥有了。我这才想明白,她偷看我的日记……”

 

“初中的一个晚上,我跟同学出去逛街,大概是八点多吧,最迟九点,我俩坐在河堤边吃宵夜,突然一回头,看到妈妈站在不远处的大树旁,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高中,班上有男生暗恋我,给我送了盒画笔。第二天,她去找了老师,说人家带坏我……”

 

婷婷扭过头来问我:“要不你也给我分析分析吧,我现在变成这样,是不是在原生家庭里压抑了太久?”

 

我做梦都没想到,婷婷会这样单刀直入。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36-6260-7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