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外遇调查

东莞侦探公司|我跟前夫约会,被拒绝

文字:[大][中][小] 2021-08-25    浏览次数:    
东莞侦探公司|我跟前夫约会,被拒绝

我和“胖子打手”的分工是这样的:我负责引蛇出洞,他负责见蛇就打。

 

首先,我需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打人地点。

 

大庭广众下,肯定是不可能的。打手可能会被满大街的摄像头拍到,若是人家职业操守不好,说不定会把我给供出来。

 

隐蔽的地方,王木木肯定会起疑,然后,不愿意去。

 

我唯一能想到的地方,就是酒店房间。

 

先开个房,让打手事先戴着帽子和墨镜进入酒店,潜伏在房间里,我再找个借口把王木木约出来。

 

等他进了房间,打手就在那里办了他,他还不好意思报警,围观群众也只会当这是一起情感纠纷,以为是他睡了“打手”的老婆。

 

打手最后会跟他说,自己打错了。

 

然后,逃之夭夭。

 

东莞侦探公司,我再假装不知情地出现,跟打手演一出双簧,把他送去医院。

 

虽然这种剧情太拙劣了,虽然我可能最终也会被怀疑(毕竟,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但只要我坚决不承认,这事儿就会变成一起“罗生门”。

 

万事俱备,就差执行。

 

我给王木木发微信:“我对你有个要求。”

 

他回复:“什么要求?”

 

我说:“我想和你约pao。你敢不敢和我去酒店开房?”

 

王木木回绝得斩钉截铁:“不去。”

 

草!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这种侮辱,是双份的。

 

一份是对我性魅力的侮辱。

 

他宁肯睡遍天下女人,也不肯再睡我,大概是觉得我有毒。

 

特别要插一嘴的是,自从离婚后,王木木可懂得跟我避嫌了。

有的周末,我们交接小孩,不小心碰触到对方的手,他会像触电一般缩回去。

这种时候我会满脑子问号:嗯?没离婚之前,他.....跟别的女人在床上滚的时候,咋就那么不避嫌?

有次,我不在家,我让他到我家里来接一下小孩,毕竟小孩还那么小,没法单独下电梯。他来了,但小孩后来进了我房间拿东西,喊爸爸进去帮忙,他坚决不进。

我真不知道他这是敬我怕我,还是嫌弃我。

 

想借约pao之名把前夫约出来,但被拒绝了.....我感觉这是对我智商的侮辱。

 

我曾经为自己想到这么一个损招而兴奋,可是,在他的一句“不去”中,我感到了自己的低智与幼稚。

 

我约他去开房,他就去?

 

我哪里来的自信?

 

东莞侦探公司我特么的是三岁小孩么?

 

这是被愤怒冲垮了理智了吧?

 

我怎么居然会想到这么低智商的方案,而且还真的付诸了一半的行动?

 

如今,我也不敢说“他那时候定然想不到,他的拒绝免去了一场皮肉之苦”,因为以我对自己的了解,即使他真的答应去酒店,我也会叫停这次报复行动。

 

是的,我就是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女人,而没出息的原因,不是没胆量,而是要考虑后果。换而言之,我的理性一定会战胜我的本能和冲动。

 

如果他在跟我“开房约pao”的过程中,被人打了,我肯定是脱不开干系的。

 

如果胖子只是想骗我钱财,他根本没想出力,那我“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如果胖子穿帮了或是被他收买了,这事儿要如何收场?

 

它可能只会沦为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

 

我堂堂一个曾经的高考女状元、一个金融圈里的职场女精英,居然干出这种事儿?要是被人知道了,这可太丢人了。

 

显得我有多在乎他似的,因为被他戴绿帽了,我就要发疯了。

 

王木木的一句“不去”,让我立马清醒、斗志全无。

 

我给胖子发了短信,说我约前夫约不出来。

 

胖子回复了一句:“姐,那就算了吧。”

 

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分两个片段。

 

上半个梦里,我梦见王木木被胖子打得皮开肉绽,我心里暗爽。

 

下半个梦里,我一见到他就心虚,就紧张,就害怕,就手足无措,最终,我承受不住内心的煎熬,向他坦白:之前打他的人,是我指使的。我希望能得到他的原谅。

 

醒来之后,我很懊丧,因为我发现如果我真的把打人这事儿付诸了行动,那么,我人生中的后半段,一定会像我梦境中的后半段一样发展。

 

明明是他负了我,可因为我找人打了他,却搞得像是我负了他。

 

道德优势也是优势,我不能连这个也丢了。

 

论城府,我真比不上王木木,因为他能把一个秘密藏那么久。

我不行,如果我脚踏两只船,我会忍不住自己先说出来。如果我打了人,我也会因为无法遏制内心深处的内疚感,而忍不住自己先坦白。

我这种人,即使渣,即使坏,也会渣得、坏得坦坦荡荡、明明白白。

 

我喜欢敞亮做人、敞亮做事。

 

而这,就是我和他最大的不同。

 

 

 02 
图片

 

我的报复之旅,就这样夭折在了半路,但是,我内心的愤怒,却没办法马上平息。

 

那时候,我和王木木都没有互删微信,后来也没有删。

 

我每次想起他对我的种种伤害,就忍不住想打他、骂他。

 

打人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了,我只能骂。

 

东莞侦探公司我想起来就骂他一顿,但是,我没有打电话骂,只是发微信。

 

相比打电话,发微信有两个好处:第一、他没办法挂断我,只能任凭我把我想说的话都发泄完;第二、我也不会因为自己情绪不佳,而打扰到他。

 

是的,哪怕走到了这一步,我依然在考虑:我发泄恨意的行为,会不会打扰到他。

 

让人欣慰的是,不管我怎么骂他,他从来没有拉黑过我。

 

至于是否有屏蔽我,我就不知道了。

 

他从来不针对我对他的谩骂,做任何的回复,他只会挑那些我正儿八经跟他讲孩子的事情的微信。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这种“随便我骂,不拉黑我”的处理方式,也让我平缓地度过了“愤怒期”,没有让我做出更进一步的过激举动。

 

很多离了婚的夫妻,都会经历分离创伤。双方都处于愤怒期的时候,如果一方开骂,另一方不受着,而是对骂,那事态往往会升级,最终双方反目成仇,没办法再为孩子和平共处。

 

如今回想起来,我感谢他的这份随我发泄的沉默。

 

离婚后,他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不知道是从哪儿抄来的,但看得出来,他对这些话非常认可:女人想搞定一个男人,只需要做几件事情,一是把他喂饱,二是陪他睡觉,三是给他安静的空间,四是不查他手机,五是不打扰他的活动。

 

每一条,都看得我冷笑。

 

写这种段子、认可这种段子的男人,都把自个儿当什么了?真以为全世界都得围着自己转?

 

这世界上,大概只有妓女才能做到这些,而且还得是钱给到位的那种。

 

喂饱他们、陪他们睡觉的钱,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给安静的空间、不查手机、不打扰他的活动,是妓女们的职业操守。

 

如果男人想要的幸福就是这样,那他们直接去嫖娼就好了啊,还结什么婚呢?

 

作为一个出轨被抓包的男人,这时候还在朋友圈写这种“不查手机才是好女人”的话,是觉得自己被抓包很委屈么?你想要的幸福,就是你自己在外面搞搞震,家里的那位的作用就是在家当保姆,顺便给你镇宅?

 

如果我们把性别互换,女人出轨了,然后他对丈夫的要求就是:把她喂饱,不打扰她回家睡觉,给她安静的偷情的 空间,不查她手机,不打扰她的活动。

 

我就想问:男人们会不会炸锅?

 

一定会!

 

他们恨不能把这种女的游街示众、凌迟处死,还要让她在历史上遗臭万年。

 

写这种段子、认可这种段子的男人,无一个不是垃圾。

 

我直接在那条朋友圈下回复:除了妓女,这世界上大概没有哪个正常女人能满足你这种需求。你可想得真美啊,古代皇帝都不敢这么想。

 

他一个字都没有回复,甚至都没有删除我的评论。

 

另一条朋友圈里,他给一个女生回复:“美女,你可真是空中飞人啊。”

 

我实在抑制不住想嘲讽他的冲动,直接跟了一句:“合着你不只一个女人啊。”

 

这一次,他回了我五个字:“变态!神经病!”

 

激怒他之后,我再一次觉得自己很可笑。

 

都已经离婚了,我管人家朋友圈发什么呢?

 

再之后,我屏蔽了他,不再看他朋友圈,也不让他看我朋友圈。

 

 

 03 
图片

 

那是一段情绪极其不稳定的时期。

 

东莞侦探公司,我觉得自己人可好了,王木木过错我这么好的女人,是他的损失。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糟糕透顶,想着自己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被他视若垃圾。

 

我甚至开始反省起自己来。

 

是不是我真的不够贤惠,不够温柔,不够包容,不够体贴,把他管得太紧,他才叛逆心顿起,才要出轨?

 

是不是我长得不够漂亮,身材不够好,脾气又太差,他才不愿意碰我?

 

是不是我让他感觉这个家如同冰窖,他才要去外面找寻温暖?

 

我真的错了吗?

 

虽然我老早就知道,“狗爱吃屎”这事儿只是本性,跟你到底有没有给狗喂肉骨头毫无关系,但是,在能量那么低的当下,我真的会这么想。

 

我甚至觉得,被他这么对待,是我的报应。

 

我一定是以前也辜负过别人,才会有这种报应。

 

我想到上大学期间,我因为赌输了一场牌局,就跑去跟一个男生表白的事情。我表白完以后,出于好奇,还贼心不死地问了人家一句:“你喜欢我么?”

 

对方回答:“暂时没有。”

 

我的好胜心立马就来了。

 

嚯!你居然不喜欢我,那我就非要让你喜欢我。

 

我的表白确实引起了他对我的注意,再后来,人家貌似真的喜欢上我了,我又退缩了。

 

那年我十七八岁,我喜欢的高中时候暗恋我的男生,但他跟我不在一个城市,上了大学后也迟迟不敢跟我表白。

 

我觉得自己闯了大祸,最后决定跟我主动表白的那个男生说了实话。

 

听说他后来挺伤的。

 

有很多年的时间,我都不敢正面看他一眼。

 

有时候,在学校里,我看到迎面朝我走来,宁肯临时变道,绕更多弯路,也要避开他。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36-6260-7275